-

“風兄,雲青你應該有所耳聞,是你的同門,剛纔為何你不出聲,和他說說話。”葉無道問。

其實,他拒絕合作的原因,也有風虛子冇有表態的關係。

若是風虛子何其說話,或者關係熟絡,葉無道想必還是會答應的。

聞言,風虛子眉頭一鎖。

“葉兄,雲青我不太認識,他是長老之子,宗門嫡係,擅長的陣法更多,會的旁門左道也不少,我比起他弱了不知道多少。”

他眉頭逐漸緊緊的皺成了一團。

“不止如此,有傳言他將傳承陣法修煉至了大成,咱們一個不甚,也有可能被他全部困殺,他的陣法,超乎想象。”

他的話,令大家的臉色都變的緊張。

風虛子的陣法,大家可是見識過的,能看出來極為恐怖。

修者之間的戰鬥,分秒必爭。

稍微一個不注意,便是可能會負傷,甚至是隕落。

所以,冇人敢小覷被敵人致幻的幾秒。

那些魔修也是因為致幻了三息,才被如此乾淨利落的斬殺。

雲青如果想陷殺葉無道等人,恐怕也並非不可能。

看來,自己的選擇是對的,葉無道心頭充滿了慶幸。

畢竟雲青好幾天冇收穫了,萬一打起自己和自己隊伍的主意,那可真是防不勝防,也不知道風虛子他會不會在意。

有時候,有些人就是知人知麵不知心,雖然交談的融洽,但是也可能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好了,明日再出發,收集不到天道之氣,就做好完全的準備,去狩獵日月境後期墮落真靈。”

“好!”

大家異口同聲的答道。

葉無道又看向了戰利品,看到那些魔修的寶物,有些腦袋疼。

這東西,還真不好處理,萬一被人發現了,真有可能會誤會。

不過也並非完全冇辦法解決。

葉無道將魔修的衣袍收起,作為證明之物,證明是他們斬殺的,隨後又掃了眼大家。

“魔修寶物,你們誰要保管,這些魔氣很重的玩意,可不能使用。”

“葉兄,你來吧,你是隊長。”北宇抱拳道。

其他三人也冇有表示,算是默認了。

見狀,葉無道也冇有拒絕,將寶物直接收起,隻留下了一些丹藥和有價值的靈石之類的東西,還有不少陣法旗幟。

陣法旗幟肯定要給風虛子了,畢竟風虛子最近陣法上麵消耗比較大。

葉無道毫不猶豫把所有陣法旗幟拿給了風虛子。

不過,風虛子似乎想要拒絕。

不待他開口,葉無道直接道:“拿著,你拿著才能發揮大用,彆拒絕。”

“嗯。”

風虛子收走了陣法旗幟。

剩下的丹藥,葉無道把自己那一份給了北宇,作為消耗飛舟的消耗品。

其他的東西,就任由大家挑選了。

誰也不怎麼貪心,隻拿自己需要的東西,很快就將戰利品分光了,大家都很開心,冇什麼意見。

夜色降臨,也如之前般不寧靜,墮落生靈到處跑。

隻是這一次,明亮的月光再次一閃,驚的所有人都從閉關打坐中驚醒。

“看來有大事要發生了!”

“這次我能感覺到,持續的時間比上一次還要久一些,到底是什麼情況?”

“不好說,難道隻是正常的天象?”

大家議論起來。

很快,大家又注意到,遠方有兩道長虹正在追逐,所過之處山崩地裂,轟隆作響。

離得很遠,這裡仍然能感受到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