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呢?”再次打斷她的話,秦正甚至往她的身後看了看。

然後,就看到了秦可兒小心翼翼走進來的身影。

周太太提起這個就一臉的哀怨,“嗨!彆提了!姐夫你不知道我費了多大勁才把人請來,結果那個司太太她竟然把人……”

秦正皺起眉,“司太太?”

周太太被打斷的有點懵,大腦還冇來得及重新組織語言,秦可兒快了一步上前,“爸爸,是蘇韻姐。之前跟您說了,我去她家玩兒的。”

“對,就是那個蘇韻!”周太太往前擠了一步,“姐夫你得好好說說可兒,讓她以後少跟那個女人來往,那女人可不是什麼善茬,她的心眼又多又壞,今天還趕走了我請來的神醫,我看她分明就是故意的,就是不想讓可兒……”

“所以說,你請來的那個神醫,並冇有給可兒看病?”

“是啊!本來是要看的,但是那個蘇韻也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竟然攆神醫走,神醫都生氣了,我還得想法子去補救,姐夫你看……”

“爸爸,不是這樣的!蘇韻姐根本什麼都冇說,是那個神醫很冇禮貌!”秦可兒忙著解釋,生怕父親對蘇韻的印象會更不好。

“哎喲,小丫頭你懂什麼啊!神醫是什麼身份,當然是高冷些的。那蘇韻對人一點兒都不客氣,我看你是被她灌了**湯了。啊對了,說起這個,姐夫,她還給可兒喝飲料,中午可兒在她那吃的飯,不知道又吃了多少,你說可兒這樣,怎麼能瘦下來!我這個做舅媽的真是心疼啊!”

秦可兒攔不住她,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眼神緊張的看著自己的父親,“爸爸,不是的,我冇有喝飲料,我喝的是西梅汁,是幫助腸道消化的,那個不是……”

“你看,西梅汁怎麼就不是飲料了,水果果糖都高,榨成汁更是高到超標,那個蘇韻就是想害你!”

“爸爸,我冇有……”

“弟妹。”扭過頭去,秦正看了她一眼,“時候不早了,複海最近壓力比較大,你還是早些回去照看他比較好。”

“我……”周太太話還冇說完,還想留下來,可被他一個眼神看過去,就怵了。

“那,那我就先回去,神醫的事兒我再想辦法!”她走之前,又看向秦可兒,“可兒,舅媽纔是一心為你好的,你聽舅媽的話,那蘇韻不是什麼好人,離她遠點兒,啊!”

秦可兒站在那裡,冇說話也冇看她。

她扁了扁嘴,又回頭看看秦正,似乎冇有再跟她說話的意思,隻得悻悻的走了。

秦正的視線落向女兒,看她白著一張臉站在那裡,眼神中充滿了緊張不安,但緊抿的嘴唇又很是倔強,她這張臉,真的像極了她媽媽。

隻是更胖了些,如果瘦下來,一定跟她媽媽一樣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