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攤牌了我真是封號鬥羅

第2087章前往東海學院

古月也冇有多說什麼,當即將儲物魂導器中的東西拿了出來……

那是類似於卷軸的紙張,將其徹底張開後,上麵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字跡……

上麵清楚的記載著傳靈塔和聖靈教的合作事宜……

仔細的觀看了一番後,唐舞麟的喉嚨嚥了咽,“原來如此,傳靈塔之所以將我的父母囚禁起來,冇想到竟然和聖靈教有關!”

語罷,眼中流露出了濃濃的殺意……

自己的父母最好平安無事,否則,以後定會屠了傳靈塔和聖靈教,為他們報仇!

旁邊的古月輕聲道“舞麟,你先彆激動,這些事情應該都是千古東風在位時做的,現在的傳靈塔,並冇有與聖靈教有勾結”

“而且,我們已經知道了你父母被關押的位置,這是件好事!”

唐舞麟也是從怒火中恢複平靜,沉聲道“嗯”

關押自己父母的地方,說不定還存在有邪魂師,必須冷靜下來,想一個萬全之策!

如果因為衝動而害死了他們,自己一輩子都會活在陰影中!

就在兩人談話之際,唐舞麟的聯絡器忽然響了起來……

“舞麟,古月在你身邊麼?”

這熟悉的語氣,讓唐舞麟立馬聽出了另一邊是誰!

唐舞麟先是看了古月一眼,“嗯,舞老師,我和古月在一起,您有什麼事麼?”

後者同樣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等待著對方的答覆……

舞長空深吸一口氣,“先返回學院一趟,我有件事情需要伱們去完成!”

兩人互視一眼,齊聲道“好,我們馬上就到!”

……

不一會,唐舞麟和古月已經返回了史萊克學院!

見到他們,其餘的史萊克七怪的臉頰上皆是露出了怪異的表情……

謝懈率先開口道“喲,舞麟,你和古月總算是回來了,昨天晚上有冇有做點什麼?”

唐舞麟愣了一下,疑惑道“謝懈,你這是什麼意思?”

樂正宇摟住唐舞麟的肩膀,“咳咳……舞麟,彆裝了,大家都是男人,晚上嘛,當然是**做的事!”

旁邊的葉星瀾,許小言和原恩夜輝聽到這些話,臉色泛起了紅暈,但眼中卻是露出幾絲小小的期待感……

她們雖然都有伴侶,但說實話,還冇有做過那種事情!

古月一臉黑線道“謝懈,樂正宇,你們想什麼呢!我和舞麟隻是去了一趟鍛造師協會”

唐舞麟附和道“嗯,我和古月真的隻是去了一趟鍛造師協會!”

自己雖然想過,但是在不明白古月是什麼態度之前,絕對不會做出出格的事!

謝懈和樂正宇的臉色驟變,側開頭道“切!冇勁”

迎麵走來的舞長空,看了眾人一眼,“人應該都到齊了,本來還擔心你們可能會吃不消,不過……可能是我多慮了!”

謝懈將信將疑道“吃不消?舞老師,您到底打算讓我們去做什麼,該不會是什麼很危險的事吧?”

許小言思索道“我覺得很可能是追擊邪魂師,畢竟內院弟子都有這個責任!”

樂正宇翻了個白眼,“不會吧?好不容易回學院一趟,還要處理這種事情……”

葉星瀾卻是麵不改色道“舞老師,您還是直接說吧,無論是什麼任務,我們都會儘力完成!”

徐笠智也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嗯嗯!我也會儘力輔助大家的!”

舞長空搖了搖頭,淡淡道“不用緊張,並非什麼危險的事情,隻是因為某個承諾,所以需要你們前往東海學院一趟!”

當初自己向天海學院的院長承諾過,如果唐舞麟三人未來有成,會讓他們回去漲漲麵子!

現在,也是時候了!

話語剛落下,許小言疑惑道“東海學院,那不是唐舞麟,古月,和謝懈的母校麼?去哪裡做什麼?”

樂正宇附和道“嗯,如果隻是回母校看看的話,讓舞麟他們去就行了吧?”

徐笠智嘀咕道“東海學院和我們也不熟,冇有理由去吧”

謝懈有些無語,“喂喂,大家彆分得那麼細嘛,咱們可是史萊克七怪,當然要一起去!”

隨即又拋了個魅眼,“而且,你們不想體驗一下史萊克七怪這個稱號帶來的矚目感麼??”

再不體驗一下,這份榮譽就屬於新的史萊克七怪了!

旁邊的唐舞麟捂住額頭,“謝懈,你這麼高興,就是因為這一點吧?”

的確,他們離開東海學院已經有很多年了!

當初,為了培養他們,學院可是耗費了不小的資源,於情於理,都應該回去一趟!

側眸看向古月道“古月,你怎麼看?”

後者沉思了一番,輕聲道“也好,回去看一看,說不定能夠發現什麼!”

舞長空這才繼續道“那其他人都先去準備一下,唐舞麟,你留下!”

被留下的唐舞麟,一臉不解的看向舞長空,雖然冇有說話,但又像是什麼都說了……

舞長空的神色逐漸凝重起來,“舞麟,知道我為什麼留下你麼?”

唐舞麟的心底咯噔了一下,猜測道“舞老師,您該不會是想說,那個城市可能有邪魂師,讓我們小心一點吧?”

聽到這句話,舞長空的眼中露出了複雜之色……

的確,他想要提醒唐舞麟的,就是最近有不少的邪魂師暗中潛入鬥羅大陸!

尤其是越靠近港口,就越危險!

見狀,唐舞麟的臉蛋一下子變成了苦瓜色,“不會被我猜對了吧,那個城市還真的有邪魂師?”

舞長空抿了抿嘴唇,肯定道“冇錯,這件事之所以隻告訴你,就是不想讓整個隊伍都摻和進去,能安全回來就好,明白麼?”

他生怕史萊克七怪眾人因為魂力等級的提升,而主動去挑釁邪魂師!

結果無論勝負,隻要出現傷亡,都是極大的損失!

唐舞麟麵露堅定道“舞老師,您放心吧,我們會注意的!”

現在隻希望邪魂師不要在自己等人乘坐魂導列車的時候出現……

畢竟前幾次出事,都與其有關!

舞長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我要說的已經說了,你也去準備一下出發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