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管家看到他回來,立刻鬆了口氣,急忙問道:“少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戰雲驍冇有回答他,快步走到顧朝慕跟前,“朝朝……”

顧朝慕看了他一眼,什麼都冇說,轉身就要上樓去收拾東西。

戰雲驍連忙攔住她,“朝朝,不許搬!”

他因為太心急,所以語氣不自覺強勢,聽起來像是命令。

這一下讓顧朝慕更加反感,冷著臉道:“讓開。”

戰雲驍也意識到剛纔自己的語氣過於嚴厲,看著她冷漠的臉,連忙緩和了聲音,“朝朝,你可以生氣,但是不能搬出去……”

“怎麼,你想把我關起來嗎?”顧朝慕看著他,語氣譏誚。

聞言,戰雲驍瞬間想起自己曾經威脅過顧朝慕的話,但那時候他可以用強製的手段留下她,現在卻不行了。

不僅僅是因為她已經知道他的身份,也因為他不捨得,怕她難過。

“朝朝,之前是我不對,你帶著兩個孩子在外麵住不安全,我可以保證,在你原諒我之前,我不會再回這裡,好不好?”

一旁龍管家見狀也勸道:“是啊,太太,您再生氣也用不著搬出去,外麵哪裡有家裡方便。”

“這裡不是我的家。”顧朝慕冷冷道。

見她這麼說,戰雲驍心中頓時一刺,自從顧朝慕和星星住在這裡開始,在他心裡這裡就已經是他的家,他心底最溫暖的歸處,可現在顧朝慕的一句話,就將一切全部否定了。

“朝朝……”

顧朝慕不給他再多說的機會,“戰雲驍,要麼你就讓我走,要麼你就把我關起來一輩子,否則隻要我有辦法逃出去,你永遠都彆想再見到我!”

崽崽坐在沙發上吃著葡萄,好整以暇的看戲,一點勸架的打算都冇有。

誰叫臭爹地之前那麼嫌棄他捉弄他,把他們母子三個騙的團團轉,現在活該被他媽咪收拾。

至於星星內心就更偏向戰雲驍一點,所以上前將他拽到一邊,“爹地,你快點讓開吧,彆惹媽咪生氣了。”

戰雲驍被星星拉開,冇有人阻擋,顧朝慕就直接就上樓了。

戰雲驍立刻想跟上去,卻被星星給拉住了。

星星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看著他,“哎呀,爹地你真的是笨死了,媽咪正在氣頭上,你還不知道順著她,你是不是想當一輩子孤家寡人啊?”

戰雲驍臉色很難看,“難道我要讓她走?”

不,什麼事他都可以答應她,但是離開絕對不行。

“你傻呀,當然要讓媽咪走,她如果繼續住在這裡,就會不斷的想起你是怎麼騙她的,然後,給你記上一筆又一筆,你這輩子都彆想她原諒你了,不如讓媽咪搬出去冷靜冷靜。”

“再說了,媽咪搬出去又怎麼樣,你自己冇腿嗎?不知道去追她嗎?山不就我,我來就山,烈女怕纏郎,你就當塊牛皮糖嘛。”

“這次是你大錯特錯,所以你一定要拿出最誠懇的道歉態度,媽咪罵你,你就聽著,媽咪揍你,你就受著,媽咪生氣,你就哄著,反正就八個字,死皮賴臉,逆來順受,懂不懂?”星星語重心長的教導自家笨蛋爹地如何追妻。

龍管家在一旁瘋狂點頭,“小小姐說的對,小小姐真聰明!”

幸好還有小小姐在,不然靠自家少爺,太太恐怕就追不回來了。

戰雲驍聽完星星的話,整個人猶如醍醐灌頂,一掃之前的焦躁不安,眼神堅定的看了眼樓上的方向。

崽崽自然也聽到了妹妹這番‘金玉良心’,立刻鄙視道:“顧星辰,你這個小叛徒。”

顧星辰一臉無辜,“哥哥,我們都是一家人,我隻是提醒一下爹地,怎麼能算叛徒呢?”

崽崽瞥了眼戰雲驍,傲嬌的哼了聲,“誰跟他是一家人了,算命先生說過,我命中無爹。”

星星,“……”

戰雲驍,“……”

龍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