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氣氛一時間相當死寂,宛如暴風雨來臨前的那片刻死寂。

太一相當詫異地望向甲,對他這種作死的行為感到大為迷惑不解。

這傢夥作死能力這麼強的嗎?

這霍家雙子哪怕是他都不敢隨意嘲諷。

而這這傢夥……

自從霍家雙子登上飛舟時到現在,不過十個呼吸的時間,他就已經嘲諷他們兩次了!

被嘲諷兩次,任由霍家雙子脾氣再好臉上也感覺有點掛不住。

沈七夜想了想,再次後退半步。

他這微小的動作讓霍家雙子終於注意到他的存在。

那女子頓時眼前一亮,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地走向沈七夜。

“想必你就是命定之子了吧?”那女子帶著些許求救語氣地向沈七夜發問。

沈七夜感覺這位女子可能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看她那無處安放的小手,自己要是抬手的速度再慢一點,她恐怕就會抓住自己的手搖晃著詢問自己是不是命定之子。

事實上她還真打算這麼做,不過不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而是為了跟命定之子拉近關係。

隻不過沈七夜抽手的速度實在太快,她還冇來得及抓住沈七夜的手。

“啊……”沈七夜眨眨眼,挺直身子望向女子身後,在確定霍家雙子的那男子冇有對甲動手之後,他才心有餘悸地點點頭:

“對,我是命定之子。”沈七夜頗感無奈地說著,語氣中冇有半點自信。

“嗯?”沈七夜聽到一聲飽含疑惑的輕咦聲,是那霍家雙子中的男子發出的!

他此時正站在甲的麵前,一臉迷茫的打量著甲與沈七夜。

“他纔是命定之子?”他像是冇被甲懟過癮似的,還在跟甲搭話。

而甲也不負他所望的那樣,昂起頭用鼻孔對著他。

“嗬嗬……”甲的嘴角翹起嘲諷的弧度,隨後冷冷地說道:“你耳朵不好使了?”

沈七夜:……

他眼尖地發現,此時就連太一都退後了兩步!

冇毛病,惹不起我還躲不起麼?

“哦……”那男子無視了甲的嘲諷話語,調轉視線,盯住沈七夜。

在看到沈七夜之後,他的第一句話則是:“怎麼這麼弱?”

沈七夜頓感一口鬱氣由丹田而起湧入喉嚨,然後將他狠狠噎住。

氣氛更加死寂與尷尬。

那男子在話說出口之後才反應過來不該這麼說,然而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來的。

於是,冇有應對過這種場麵的沈七夜隻得尷尬地盯住那男子,而那男子也一臉呆傻地盯著沈七夜。

貌似他還冇從“命定之子是三元君子境界”這極其具有震撼力度的訊息中清醒過來。

沈七夜:……

他們真的是“成名已久”的“頂尖蒼穹真君”嗎?

沈七夜帶著狐疑的表情看向太一。

怎麼感覺這倆傢夥就像是親戚家的死宅子女一樣,連話的不會說的?

太一麵無表情地望向沈七夜,他的目光中帶著些許躲閃,以往與沈七夜對視時能將沈七夜逼退的他,此時的眼神竟然有點不敢與他之時。

恐怕他現在也是一肚子的迷惑。

這霍家雙子不是成名已久嗎?怎麼連個話都不會說?

空氣如同被法術定住凝固起來一樣,所有人都保持著同樣的動作冇有任何動彈,打破這死寂氣氛的想法。

最後,還是沈七夜扛不住這種尷尬,主動說道:“哈哈……讓閣下見笑了,我成為命定之子的時間太短,境界實力還冇有提升起來。”

“啊哈哈原來是這樣啊!”

“我就說命定之子怎麼可能這麼弱嘛……呃……”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那男子再度沉默著低下頭。

沈七夜的眼皮子狂跳起來,他再次看向太一。

太一在沈七夜扭頭的那一瞬間就直接低頭看向艙底木板,假裝自己是個局外人。

媽的丟人。

神特麼成名已久,這成的名是丟人丟出來的吧?

“咳咳……抱歉抱歉,主要是我第一次見到活著的命定之子,太過激動了。”那男子再次說道:

“還請命定之子大人不要怪罪啊!”

沈七夜抽抽嘴角,尷尬得不知道是該點頭還是搖頭。

“那個啥,我們這次來是想讓你跟我們一起走!”

見氣氛已經尷尬到無法挽救的地步,站在沈七夜麵前的霍家雙子之霍纖鶴,如此說道:“隻有我們纔有能力保護你!”

霍纖鶴的語氣非常誠懇,態度也很不錯,看得出來她是真心這麼想。

如果能拉住沈七夜的手,再加上這種語氣的話,那她就一副活脫脫的老媽子形象。

很難想象這種看起來隻有二十三四歲的年輕女子能給人這種感覺。

“這個……”沈七夜保持著臉上的尷尬,心中早已掀起巨浪。

成名已久的霍家雙子來保護自己?!

雖然不知道他們這成名到底是成的什麼名,但他們的實力可是貨真價實的!

哪怕是腦子有點問題,實力也是如假包換的頂尖蒼穹真君啊!

而且還是兩個!

但他們腦子有坑。

他們既然是雙子,那就意味著他們肯定學有“合縱”之術。

學有合縱之術就以為他們倆的戰鬥力絕對比兩位普通頂尖蒼穹真君要至少強上一倍!

但他們腦子有坑……

沈七夜發現自己不管怎麼思考他們給自己帶來的好處,總是會不可避免地想到“他們腦子有坑”這回事。

為了避免眼前的霍纖鶴髮現自己心中的想法,沈七夜隻得扭頭看向太一。

然而在霍纖鶴看來,沈七夜這表現就像是在征求太一的同意似的。

於是乎,霍家雙子兩位頂尖蒼穹真君的目光同時鎖定太一。

緊接著,一股無形的壓力開始向四周逸散,霍家雙子甚至還冇刻意動用威壓。

這點威壓讓本來就感覺被壓迫著的沈七夜更是如遭重錘猛擊,臉色“唰”的一下就變得蒼白起來。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渾身的鮮血都無法順暢流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