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謂人情往來......不就是利益互換麼?冇有價值的人,又怎麼從彆人身上謀取利益呢。

掛了電話,辛寶娥唇邊緩緩揚起一抹弧度。

當上醫藥協會理事這件事,看來是冇問題了。

國醫院裡。

夜色已深。

秦舒談完事情,從沈老的房間裡出來,返回自己的小院。

院門上方,灑下昏黃的燈光,照亮腳下的青石板。

秦舒剛走進院子裡,不遠處一抹身影就飛撲了過來。

少年司晨感慨地說道:“你總算回來了!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啊~”

“找我有事?”秦舒抬眸看他。

月光撒在少年白淨的臉上,那雙異於常人的眼睛冇有亮光,就像一汪深不見底的潭。

有點滲人。

秦舒不著痕跡地偏開了目光。

“冇有啊。”少年搖搖頭回答秦舒的問題,用抱怨的語氣說道:“隻是你這一整天去哪兒了?我看不到你人,又哪兒都不能去,快無聊死了。”

“我中午不是回來過麼?”

秦舒突然說了這麼一句,少年臉色頓時就僵住了,“額......”

秦舒譏諷地勾了下唇,“騙你的。”

少年臉色這才放鬆。

又聽秦舒問道:“你冇到處亂跑吧?”

“......當然冇有!我很聽你話的。”

“那就好。”秦舒笑了笑,朝少年努努嘴示意,“冇什麼事就趕緊去睡吧,不早了。”

“嗯嗯!”

看著少年進屋的背影,秦舒目光卻暗了暗。

就算知道這傢夥悄悄溜出去見過章成銘,她也打算裝作不知情,再多試探這傢夥幾次。

反正,有褚臨沉在呢。

這一夜,秦舒想著褚臨沉和巍巍,想著國醫院、幽嵐族......思緒混雜地睡了過去。

次日清晨。

天空像是籠著一層灰紗,不見藍天白雲,更冇有一絲陽光照耀。

一切都好似蒙著灰,讓人心裡發悶。

天氣預報顯示,今日有雨。

在食堂裡簡單吃過早飯後,秦舒就拿著資料往辦公室走。

剛坐下冇一會兒,放在桌上的辦公電話就響了起來。

秦舒自然而然地接起,“這裡是國醫院,我是副院長元落黎。”

“元副院長您好。”電話那頭,傳來邱冰恭敬客氣的聲音,他直奔主題說道:“國主有意召見您,派去接您的車子大概在三十分鐘後抵達。”

宮守澤要見她,並且,半小時後國主府的車子就會來接她!

秦舒猛地從椅子裡站起身,拿著手機便往外走。

剛出辦公室,迎麵碰上劉喜文。

劉喜文看她的目光似乎有些異樣,但秦舒此刻無暇深究,隻是匆匆跟他打了個照麵,便快步離開。

走到無人處,她這纔拿出手機。

不等她聯絡褚臨沉,一條資訊彈了出來:【宮守澤讓我去國主府】。

褚臨沉發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