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拿出手機,臉上帶著一抹冷意,撥出了號碼。

“我剛看到秦舒母子了,你如果要對付她,動作可要快一點,因為她們馬上就要坐最近的渡輪,離開海城了。”

說完,掛了電話。

看著螢幕上的名字:韓夢。

褚雲希唇角勾出冷冷的笑容。

她複仇的目標不僅是柳唯露,還有褚序......整個褚家。

如果能幫韓家一把,徹底扳倒褚氏的話,不僅能夠報仇,以後也不用擔心被褚家人當作聯姻的棋子,踹出去了。

她會自立門戶,過得比每一個褚家人都要好!

......

富康醫院。

褚臨沉正在親自部署人員,看護柳唯露,以防止再發生意外。

“除了我親自安排的人,其他人一概不準踏入病房半步,如果有人試圖硬闖,必須向我稟報!”

他寒聲說道。

一旁的柳昱風眉頭緊皺,不悅道:“褚臨沉,其他人就算了,為什麼我也不能進去?她是你媽,但也是我姑姑!”

褚臨沉轉身看他,沉聲道:“因為她是我媽,我說了算。”

說完,瞥了眼他的手臂,幽幽道:“你還是趕緊把手養好,回到你的部隊去吧。”

“想趕我走?是怕我跟你搶秦舒麼?”柳昱風鄙夷地嗤了一聲,轉身往外走。

這時候,衛何正好大步地走進來,在褚臨沉麵前停下步子。

來不及歇口氣,便快速地彙報道:“褚少,韓家那邊突然有動作,派出了大批的殺手前往港口。”

聞言,褚臨沉眉頭一擰,不假思索地說道:“港口?她讓人去那裡做什麼,那邊又冇有什麼——”

他突然停住,似乎想到什麼,神色立即變了變,“港口?這個時候會跑到港口去的,難道是......”

因為心裡麵的那個猜想,他的語氣不由得激動。

然後立即便吩咐道:“衛何,召集人手,馬上去港口!”

說完,大步地朝外走去,匆忙間不忘回頭對病房裡的下屬說道:“按我剛纔的部署,馬上執行!”

病房裡的人員立即各就各位,將整個病房滴水不漏的保護起來。

而剛纔還冇走遠的柳昱風,也聽到了衛何帶來的訊息。

短暫怔愣之後,他率先反應過來,疾步如風地便衝出了醫院。

與此同時。

衛何也是立即召集人手,陪同褚臨沉一起,迅速前往港口。

六輛清一色黑色轎車組成的車隊,跟在為首的邁巴赫後頭,急速行駛,如一道黑色颶風,氣勢雄渾。所過之處令路人注目。

“褚少,你真的確定秦小姐和小少爺在港口?”路上,衛何忍不住地確認道。

褚氏的反撲纔剛剛開始,韓家就弄出這麼大的動靜,萬一,是圈套怎麼辦?

“不知道。”

褚臨沉緊瑉著薄冷的唇,麵無表情地吐出一句話。

他其實也不確定,隻是收到這個訊息的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那個女人——趁亂離開,不正像是她會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