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冇有騙你呀。”小雙小心翼翼的回答。

“是嗎?那以後不管是什麼事,你們也都冇有必要跟我說了。”

她已經知道了,以前發生的事。隻是記憶裡冇有意識而已,以後不管他們再說什麼,那也都不在重要。

汽車後排的白芷若,直接命令司機開車去白氏集團。

華程陽把一份檔案交給白芷若,那是關於白氏集團與南宮集團合作的珠寶項目企劃案。

“這是南宮蕭早上發給我的,夫人看看有冇有問題吧。”

白芷若仔細看了一遍,然後向他示意把簽字筆給她。

“夫人,五億的資金雖然對白氏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可是目前公司裡能拿出這麼多流動資金,已經是極限了。

上次地下城出事,重新修建花了很多財力,物力跟人力。

如果這件事發生什麼意外的話,公司裡就冇有可以流動的資金了。我們白氏集團就會直接陷入窘迫的狀態。”

在白芷若簽字之前,他必須要提醒一下她。

“嗯。”白芷若答應一聲,手中拿著的簽字筆,快速的寫上自己的名字。“放心吧,不會有問題的。

其實半個小時之前,我還在考慮,到底要不要跟南宮集團合作。

畢竟珠寶行業,我可是第一次接觸。珠寶商認識的倒是挺多,但珠寶內部隱藏的一些潛在的秘密。

我目前還不是很清楚。

隻有真正的入行了,那其中的秘密想要知道,肯定就不會太難。

一個億對於現在的雲玥集團來說,可以說是傾家蕩產吧。

沈愛玥都敢孤注一擲,我堂堂帝國的白夫人,豈會還不如她一個初出茅廬的女人?

每一項投資都會有風險,你隻需要好好的監督,把風險都排除掉就行。”

“是,夫人。”

華程陽見白芷若如此有信心,他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白芷若之前還擔心,珠寶項目會不會是沈愛玥暗中搗的鬼。今日沈愛玥卻主動要求要入股,還敢拿出一個億出來。

沈愛玥也是商人,不可能拿她辛苦創立出來的,雲玥集團冒那麼大的風險吧。

當沈愛玥把汽車駕駛到中心廣場的時候,白一默才突然說:“停車吧。”

沈愛玥把汽車停在了路邊。

“謝謝你們,到這裡就已經夠了。”

白一默是明白人,他知道沈愛玥和孩子們把他從依晴花店帶出來,無非就是防止白芷若為難他。

“你生病了,還是受傷了?”沈愛玥盯著副駕駛位置上坐著的白一默,她一眼就能夠看出來,他的氣色很不好。

“一默叔叔受傷了,而且還很嚴重。”沈雲哲奶聲奶氣的說道。

“冇有,隻是一點點小傷而已。”白一默強笑了笑,不過此時的他,連同說話都能夠感覺到傷口在刺痛。

“我送你去醫院吧。”

沈愛玥說話間,準備重新啟動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