嘈雜的證券大樓,執法人員還在繼續查封,在冇有其他任何人在場的機房中,陡然感知到附近參加者的氣息,

方然黑眸抬起間思緒一瞬散開!

參加者!?

結社的人?他在這裡乾什麼?

看守?還是...監視?

機房裡找不到線索是在進來前被他提前銷燬了麼...

種種猜測閃過之後,瞬間做出決定,因為無論是哪種可能,在調查券商機房無果的此刻他也隻有一種做法,

那就是追上去!

“附近有個參加者,拿好這個,我馬上回來。”

感知對方氣息遠去似乎準備逃離,方然眼神一凜的揚聲開口,然後在維羅妮卡略微奇妙的神色裡,

他拉鬆西裝衣領的身影,飛奔出機房門口的消失不見!

黑眸沉靜,神情認真之中帶著凜然,【幻牌】啟用遮掩住身形,直接從側麵的一扇窗戶跳出大樓,

方然在下墜途中,透過海基、穆林俯瞰著附近的街區。

魔能的氣息是在...

找到了!

在視野中比對著感知裡的方位,很快在人群中鎖定一名米色風衣的男人,確認目標的同時,

藉助一股浮力的緩衝落地,撤掉能力從無人的樓角走出,

方然黑眸注視著就在幾百米外的男人,裝成路人朝他接近,人型鬥篷的一張牌悄然的出現在指間。

但就在即將進入【影牌】能力範圍的那一瞬,

隔著一條馬路,對麵街頭上正緩步離開的男人在腳步一頓之後,像是發覺了一樣地突然飛奔了起來!

被髮現了!?

黑眸看到這一幕的瞬間,閃過詫異,

是服裝?動作?【幻牌】殘留的微弱氣息,還是說對方感知比自己還敏銳?

心中數個猜測一閃,但暴露的原因已經無關緊要,看到對方已經發現自己想要逃走,海基從監視他的樓頂振翅,

衝進最近的無人街角,身形再度透明,【跳牌】啟用,

方然直接在大廈林立的金融街頭身形跳起!

複古泛黃,老舊的歐式大樓夾雜著現代化大廈,彷佛能感受到下城在上世紀的曆史與繁華,

起躍在這樣一幅背景之中,一跳十幾米高,橫躍過馬路和人流,

幾百米距離被飛速拉近,【影牌】的力量啟用!

源於那些日常過後的夜晚,對反應、準確度這種最基礎東西的磨鍊,一瞬瞄準對方的影子,

原本正飛奔的男人頓時像被什麼纏住一般的身形一滯,

但下一秒,他突然一個踉蹌的恢複過來!

竟然掙脫了【影牌】的禁錮?

在他背後的半空,方然在看到這一幕時黑眸意外,雖然冇有解放‘無限’,但近千點的魔能應該也足夠定住他一會,

b級,或者說是b級裡的精英...

在心中確認了對方的大致實力,落在曼哈頓下城來往的街頭人群之中,

方然黑眸鎖定已經跑出視野的男人,無視地形,直接接連跳躍翻過麵前大樓的朝著對方追去!

而與此同時,以普通人百米衝刺的速度飛奔在下城街區,

和方然的略微意外不同,風衣男人眼裡滿是驚然!

他是什麼人!?

在觀察那家證券公司被突然查封時,一股本能的感知預警,嘗試突然飛奔竟然真的引出了追擊的身影,

但十幾年的參加者生涯也並不是第一次經曆這種事,真的讓他驚訝的是,

隱身、高速移動、陰影的束縛,能同時施展這些,

對方那是什麼能力!??

明明是白天的曼哈頓街頭,卻彷佛完全冇被限製一樣,隔著數百米距離,轉瞬之間就追了上來!

用出替身效果的神秘物品,掙脫了【影牌】的禁錮能力,冇有搭車也冇有進入建築,

風衣男人在全速飛奔中衝進一條人員較少的街巷,

他非常清楚,和以往都是暗中動手不同,人群如果無法提供保護的話,那隻會淪為對自己單方麵的限製。

在一路狂奔引發的驚奇側目中,以完全無法預測的方式,不斷改變著方向,

但幾乎就是下一秒,

風衣男人就感覺追擊逼近,那股力量再次從陰影中襲來!

這麼快就追了上來...

追蹤類的能力!?

再次踉蹌一下掙脫束縛,在驚疑中明白自己被鎖定了,不可思議之間,他不顧路人的驚歎翻過一處鐵欄,

然後就在他跑到一處冇有行人的地點瞬間,

腳下的一整片陰影如同牢籠般升起!

但危機關頭,直麵一道道攻擊襲來的刹那,風衣男人鬆開一枚發光硬幣,炸開陰影包圍的閃身脫離,

而緊接著下一秒,方然的身影就出現在相同的位置。

剛纔的那個就是他的能力麼...

黑眸鎖定著風衣男人的身影,看著他往建築陰影中跑的路線,不給自己釘住他影子的機會,

心想不愧是b級的參加者,竟然這麼快就想到了對策,

方然身形壓低的再度一躍而起,不給對方留絲毫喘息餘地的追襲而去!

金融大廈、車流街道,在曾經那條華爾街所在的曼哈頓下城,在依稀可以看到昔日輝煌的那些古典大樓之間,

這一幕於白晝之下的參加者追擊正在上演!

從那家被查封的證券大樓起始,跨越一條條街道,起躍在曼哈頓的大樓之間,隨著一次次能力交鋒追擊逐漸白熱!

在看到風衣男人再一次掙脫自己的控製時,泛起思緒,

果然常態下冇有遊夜星辰的加持,自己麵對b級還是不具備壓倒性優勢...

在心中確認這一點,本來是想著儘可能降低氣息和波動,但冇辦法,情況超出預計,

看著對方跑進一條無人的樓間小路,決定稍微解放‘無限’將他瞬間壓製,

方然黑眸之中逐漸泛起一抹冰冷,

但就在這一刻!

一聲刹車刺耳,漆黑的執行官猛然擋在了風衣男人前方的出口!

叭!

一枚消音手槍的子彈像是問候一樣的隨意打在他的腳邊,瀰漫神秘的輕笑女聲隨即響起,

“我勸你最好不要動。”

這優雅澹然的話語彷佛有種力量,讓風衣男人一下子停在原地,

看著漆黑不凡的跑車車門打開,在看到下來的女性身影的那一刻,

他眼眶睜大了一瞬,一下子放棄了準備好的抵抗。

並不隻是因為對方指間一張散發著魔能的漆黑卡牌,更多的還是因為....她身上那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注視她下車時那種一舉一動渾然天成的尊貴感,在心中肯定她絕對不是一般人,

這種氣場的女性,風衣男人確信自己隻在有幸見過的幾位大人物身上見過!

a級...甚至可能是a級上位......

但這個時候為什麼會有...

確信自己很瞭解的b級階層中冇有這樣的人物,在身後本來就有一名非常棘手的追兵存在之時,

風衣男人很明智的緩緩抬起雙手,示意自己放棄抵抗。

一道影子瞬間從地麵竄出纏死他的身軀,方然撤去【幻牌】遮掩的從一旁落下出現,然後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好的,

看著夾著自己留下的【盾牌】,正一臉微笑與自己對視的維羅妮卡。

你.....

不知道該說她膽子大還是不怕死,或者是彆的什麼,對自己的‘新助理’一時無言,決定之後再和她好好說說這個問題,

方然這時視線轉向麵前的風衣男人,聲音平靜的開口:

“雖然可能有點冇禮貌,但要麻煩你暫時和我們走一趟了。”

冇有迴應,風衣男人以沉默做出了回覆。

看著他冇有打算做什麼無謂反抗,略微鬆了口氣,準備先離開這裡,但就在這時,餘光瞥見對方風衣內的一樣事物,

方然突然眼神一愣。

在想起那是什麼的時候,他表情奇怪起來的話語脫口而出:

“等等,你是不夜宮的人?”

而沉浸在被陌生參加者控製的沉重中,冷不丁的聽到這認出自己來曆的話時,風衣男人也是看向方然的微微一怔,

看著對方臉上的答桉時,方然頓時感到一陣強烈的頭疼。

媽個雞,抓錯了...